风行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三十七章 梦醒分离忍回顾

    “秦子西,张枫,你们说看到了墨影的样子?”陈辉对眼前两人的战况报告显得十分惊讶,怎么每个地方都有墨影的身影,而且有他的地方注定会发生大战,第一次江南夜幕,第二次八达岭长城,这一次又是他,真是个灾星啊。

    “知道他的基本情况吗?姓名之类的。”陈辉问,他想要找到墨影,他知道墨影的强大,他是长城之战,尸山血海的缔造者,如果有他加入天选者军团,那可谓是如虎添翼。

    “那家伙高冷的很,一副高高在上,对人不理不睬的样子,不过他有一个爱好,也是广大青年的爱好。”张枫一说起来就滔滔不绝的。

    “什么爱好?”陈辉问。

    张枫没有回答,却死死的盯着秦子西,然后给陈辉一个“你懂的”眼神。却让陈辉莫名其妙,百思不得其解。

    自从入伍起,他生活的全部就是训练,战斗,虽然他比张枫等人大不了多少,但他却非常老成。虽然他创造的辉煌的成就,但是他没有过任何感情上的经历。因为他第一天踏入秘密训练营时,他的教官就告诉他们:爱情只会让人堕落,女人则会毁灭男人。从那时起他的眼里就没有男女,只有队友与对手。所以对于张枫的眼神,他非常疑惑,意外张枫眼睛出了什么毛病。

    张枫则在内心惊叹他的长官陈辉,这家伙还是男人吗,这都无法理解。

    “张枫,你爸妈在家属楼等你,快去吧。”陈辉让张枫先离开了。

    “是,队长。”张枫听说是爸妈,心里非常激动,立马就离开了。

    “秦子西,你留下,还有事要问你。”陈辉叫住了打算离开的秦子西。

    “长城之战的现场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当时发生了什么?”陈辉问。

    “我不知道,当时我中了一枪,晕倒过去了。”秦子西说。

    “有什么猜测吗?”陈辉问。

    “可能是墨影干的,当时只有他能行动。”秦子西说。

    “长城墩堡里,你在寻找谁?”陈辉眼神变得犀利,给人一种看透内心的感觉。

    “徐小东。”秦子西面无表情的回答,但是在她脑海里的冰霜堕凤却清楚的感觉到,在她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她的情绪剧烈的波动了一下,非常短暂,外人无法察觉。

    “你在长城找到徐小东了?把当时情况仔细报告一下,不要错过任何细节。”陈辉一听是徐小东,他非常激动,他一直相信自己的直觉,徐小东似乎与所有事情都有关联,他绝不是一个普通人。

    “当时晕倒了,醒来时徐小东出现在身边,他说墨影把我丢给了他,然后消失了。天色很晚,我受重伤,他手机没电,所以我们在墩堡里生火过夜,他把外套给了我,自己冻了一晚,然后重病了,我听到车声,然后找到了你们,回来时他就不见了。”秦子西说完,面无表情。

    陈辉听完,他看着秦子西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自从昨天醒来后,她就像变了一个人,变得非常冷漠,没有任何情绪上的变化,像是把自己的情绪封印了,对一切都漠不关心,而且她所在的地方总让人觉得寒冷,一种由**深入灵魂的寒冷。

    “啊,你是谁?”一声尖叫在房间响起,然后徐小东被一脚踢翻滚下了床。

    徐小东爬起来看着上官雨晨又要打来的拳头,连忙解释:“别,别,别动手,你先淡定一下,听我说。”上官雨晨停下了拳头,但是并没有放下来,只要徐小东一有什么动作,这拳头保证里立马打的他眼冒金花。

    “说啊,老老实实交代,要是敢骗我,要你好看。”上官雨晨一脸凶巴巴的样子,但是她的凶神恶煞却没有让徐小东害怕,反而他觉得她凶起来的样子真好看。

    “你一点记忆都没有了吗?”徐小东小声的问。

    “我记得昨天我在火车站喝了几瓶酒,然后上了火车,再然后,嗯?再然后就不记得了。”上官雨晨思考了一下,但是越想就越疼。

    “好吧,在火车上你,你喝醉了,找我麻烦,让我让火车座位,还动手打人,吐我了我一身,你不要说你不记得的,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徐小东说。

    上官雨晨一听自己喝醉了,还打了人,还吐人家一身,似乎有一点印象,然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对不起啊,那是意外。”

    “我看你一个人,又喝醉了,又长这么漂亮…”徐小东还没有说完,上官雨晨就打断了他说:“然后你就见色起意,想占我便宜,你看你都脱光了上衣。”

    “上官雨晨,我想占你便宜?你拉倒吧,就你那脾气,倒贴我都不要。”徐小东说完,看着上官雨晨快要爆发的表情,赶紧又接着说

    “你别动手啊,别以为我不打女人,我脾气来了天王老子都拦不住。我是看你一个人不安全,好心把你带下火车的,然后我没钱想带你去公园凑合,但是你说你有钱,然后一起去吃大餐,住酒店,就这些了。”

    上官雨晨听完,自己回忆了一下,大概就是他讲的那样吧。然后她说:“我喝醉了,有没有讲什么奇怪的话?”

    “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也知道了,你父亲的事,你的身份,你的零钱存款,甚至你是夜幕幸存者的事,还有你是天选者,肩膀处有天选者纹身。”徐小东认真的说着,把他所知道她的一切都告诉了她,没有丝毫隐瞒。

    只是他刚说完,上官雨晨就一拳打来,直接一拳把他打倒,鼻子立马就流血了。徐小东怒了:“你有病吧。”

    “滚,不要让我看到你,看一次我就打一次,要是你把我的事告诉第三个人,我就杀了你。”上官雨晨淡漠的说。

    “疯子,全tد疯子。”说完头也不回,摔门而出。

    门“砰”的一声合上了,听着渐渐消失的他的脚步声,上官雨晨痛哭起来,哭的像一个小孩子,无助而迷茫。她记得昨晚他说过“想哭就大声哭出来吧,一切有我。”她觉得他可以依靠,可是她不想再体验失去亲人的感觉,自己一个人就够了吧,所以她赶走了他。

    但是她不知道,徐小东就站在门外,他走了但又返回来了。他听到她的哭声,他叹了口气。

    门开了,她立马止住哭,她看见了徐小东。徐小东走到她面前,随手拿起桌上的纸,替她擦眼泪,对她说:“赶我走了,谁给暴力女出气,谁给爱哭鬼递纸,谁给路痴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