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行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一百三十三 雪子与黑鳞

    “天照,你感觉到了吗?那个气息,那种魔能,应该是那个人吧。”须佐之男通过识海传讯询问天照情况。

    “感觉到了那个气息,但是比较微弱,三年前只有一面之缘,不敢确认是不是他。”天照回答。三年前,海边守卫之战,那个人独战嗜血猛犸的身影,可是惊艳了许多天选者,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要不去问问她的意见,她似乎对那个人比较感兴趣哦,这几年一直在寻找他的消息。”须佐之男建议道。不仅仅是他对那个名叫墨影的天选者感兴趣,几乎所有的天选者都对那个人有着自己的想法,因为那个人比他们强太多了,他们想知道墨影如此强大的原因。

    岸边生死的较量已经结束,港口波涛翻涌的场面已经消失,恢复了往日的风平浪静。虽然以山本一郎获胜为结局,但是他却没有任何喜悦,相反他非常愤怒,脸上尽是不甘的狰狞,任谁也都会不甘,毕竟自己已经下了血本的计划,以重伤为代价计谋,竟然仍被猎物给逃走了,损了夫人又折兵,他的机智行为全都成了笑话,这叫他怎么能不愤怒。旁边的本田兄弟不敢说话,生怕惹恼了老大,承受他的怒火。

    保安警察封锁了现场,将受伤的人送去医院救治,雪子被章鱼老大护着,确认她没有受伤后,准备把她送回家,可是雪子一直看着某个方向,希望奇迹会出现,她开始向天祈祷,就像第一次遇见黑鳞君一样。

    那是父亲去世的第三天,全家都陷入在一种悲伤的氛围当中,她独自一人来到海边,为了舒缓一下悲伤的情绪。

    一个人在海边闲逛着,神情有些恍惚,有几次差点失足掉进沙坑里。原本是多么美好幸福的一个家,一个非常疼爱她的父亲,会背着她去上学,会时常带她去游乐园,会给她**吃的海鲜咖喱,会去教训欺负她的小混混,她的父亲像一位忠诚的骑士守护着她。可是因为末世初临,爸爸不见了,去了很远的地方,再也回不来,温馨的家变得破碎而冷清,她憎恨末世,憎恨带来末世的嗜血异族。

    她对着大海呐喊,能不能把她的爸爸给还回来?她又向老天呐喊,派下一个天神,终结这残酷的世界,消灭这凶残的嗜血异族,又或者派一个人,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在这危险遍地的艰难时代可以守护她。

    她虔诚的祈祷,对着大海和天空呐喊。她奶奶曾经告诉说:“雪子啊,若是你非常想得到一件礼物的话,就对着大海,对着天空呐喊,上天听到了,一定会满足你的心愿的。”结果那个圣诞节,她收到了她渴望已久的芭比娃娃,所以她对奶奶的话深信不疑。

    只要虔诚的对着大海和天空呐喊,你就一定会收到你喜欢的礼物。这些年来,雪子一直都是这样做的,虽然不是每一次都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但是许多次她都如愿以偿。所以这一次,她同样来海边呐喊许愿,天使带走了爸爸,让家变得低沉阴郁。她希望上帝可以派遣一位天使下凡,守护她,让这个家可以重新焕发生机。

    在她祈愿后,黑鳞君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就像上天听到了她的愿望,命中注定,她发现了躺在暗礁区旁的黑鳞。她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似乎是命运的安排,那个倒在海水里的人就是上天对她的恩赐,就是那个派来守护她的天使。

    梦竹雪子急忙的赶到黑鳞的身边,她走进他的身旁,看他腹部胸口还有微弱的起伏,说明有呼气,她还活着,可是接下来她却被他眉间的黑色鳞片深深吸引。她看着闪耀着金属光芒的鳞片,小手就不由自主的靠近,轻轻触摸,感觉凉凉的。

    随后她触摸黑色鳞片的手指出现一条血线,流出几滴血,然后她惊奇的看着眉间鳞片,明明只是轻轻的碰一下,却没想却受伤了,这么锋利吗?她有些不解,可是在她疑惑的时候,他眉间的鳞片不见了,上面沾了她血的鳞片隐没在他的眉间。

    他的咳嗽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她回过神来,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救治好他。雪子喊了几声救命,可是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附近完全是空无一人。她只好打算自己背他去医院了。

    他看起来非常消瘦,可是却非常沉重,她勉强可以背起他,非常吃力。她把他从海边移到岸上来就已经累的气喘吁吁,她感觉自己已经没有丝毫力气,再也无法动一下了。

    她放下了他,坐在岸边休息,附近依然没有人路过。她看着身旁昏迷不醒的人,黑亮的头发,浓厚的横眉,挺直的鼻梁,她有几分沉醉,这小子真帅啊。看他的样子,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大,但是为什么会出现在海里呢?还受了不轻的伤。

    她历经千辛万苦把他送到了医院,她松了一口气,这下终于有救了。可是因为末世初临,伤者众多,不论是医疗人员还是医疗器械或药品都严重短缺,所以帝国下达条文,对无法证明身份的人不给予治疗或者延后治疗。

    雪子有些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可是也没有办法,她无法证明他的身份,也没有任何有效途径,最终她把他带回家。她回家的时候,母亲不在家,应该是去小餐馆了。

    雪子凭借着急救安全课上的知识与记忆,开始独自救人行动。她解开他的衣服,吓啦一跳,他身上满是伤痕,尤其是胸口,一道十字交叉伤口异常醒目。她轻轻的抚摸他的伤口,他似乎感觉到了,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她立马收回小手,为他清理包扎伤口。

    她依旧记得,他醒来的那一刻,自己内心是多么的开心,那是她救过来的第一个人啊,这个人可不一般,因为他是上天派来守护她的天使,对此她深信不疑。

    “原子,快开门。”章鱼老大把雪子送回了家。

    “怎么回事?章鱼大哥,雪子她怎么了?”老板娘一开门就看到了章鱼老大怀里抱着的雪子,立刻就脸色大变,情绪紧张起来。自己的丈夫已经走了,女儿雪子是自己唯一的依靠,要是他出什么事儿,自己怕是真的要崩溃了。

    “别担心,雪子他没事,应该是受到惊吓,有些累睡过去了,医生说休息一下就没事了。”章鱼老大发现了老板娘脸色苍白,立马说明雪子的情况,让她不要紧张害怕。果然,听了章鱼老大的解释,老板娘一颗心算是安了。

    把雪子安顿好后,老板娘递给章鱼老大一杯茶水,然后问:“章鱼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出大事了吗?”

    “确实是出大事,不过幸好雪子没事,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了。”章鱼老大一脸庆幸,喝了一口茶,然后又接着说:

    “港口出现嗜血海鲨了,雪子当时就在旁边,但是日月组的魔法士及时出现,击退了嗜血海鲨,也没有造成很大的伤害。这次交好运了。”

    “黑鳞君呢?怎么没有见到那孩子。”大概清楚了怎么回事,也很庆幸雪子没有遇到危险。可是她突然记起了和雪子形影不离的黑鳞,雪子既然没有事,那黑鳞怎么了,怎么不见他的身影。

    “黑鳞吗?根据现场的魔法士大人说,黑鳞他遇险了,遭到了嗜血海鲨的攻击。”章鱼老大低声的说,说到底雪子黑鳞他们会出事,都是自己的错,要是一开始自己态度坚决,不心存侥幸,把雪子和黑鳞留在船边,或许他们就不会出事吧。

    “又是嗜血海鲨,难道带走了阿良还不够吗?”老板娘又想起了悲伤的事儿,她对嗜血异族的憎恨更加深了,可是她的恨又显得多么的苍白无力,面对嗜血异族,普通人根本提不起反抗的心思。

    “不过,应该还有一丝希望,目前并没有找到黑鳞的尸体或任何衣物,还是有很大可能,他逃过一劫,没有被嗜血海鲨伤害。”章鱼老大安慰着情绪有些失控的老板娘。

    “但愿吧,黑鳞要是出事儿,我怕雪子那傻孩子会接受不了。”这几年,她每天都看着那两个孩子朝夕相伴,雪子对黑鳞非常的依赖,突然她的依靠消失了,那种失落,悲伤的感觉她懂,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啊。

    夕阳已近西山,天边霞光似血染。屋里是两个人叹息的声音,他们在等待着,等待警察与调查官给他们带来的消息。

    “雪子,你停下,快停下。”老板娘的声音在屋里响起。可是回应她的只有“砰”的关门声。在章鱼老大和老板娘走神的时候,被安置在床上的雪子醒了,她醒来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去寻找龙崎黑鳞。

    章鱼老大与老板娘立刻出门去追,虽然嗜血海兽被赶跑了,但是谁又能肯定港口不会有危险了,但是他们刚出门就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