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行小说网
繁体版

第八十九章 暗杀(下)

堕落法则第八十九章 暗杀(下)

楚一凡捧起那碗拉面就开始狼吞虎咽。

躲在双肩包里的嘟嘟非常的生气张嘴直啃着天地乖离任它牙齿再锋利怎么可能啃断这只魔矢天地乖离呢?连一点点碎末都啃不下来见嘴巴攻击没什么用它就更生气透过双肩包的缝隙它看到楚一凡正在狂吃着拉面它摸了摸肚子觉肚子也在打战但楚一凡曾经告诉过它绝对不能在人类的面前露面的它答应了虽然只是点头。

它这个幻兽竟然要躲着人类而且还是饿着肚子这让它想起了与第二个主人一起的生活那是它要多风光就有多风光身边有无数的人服侍还有好多贵公子的追求……

越想越郁闷这个主人怎么会是那个神话般的人物呢?都过了三千多年这个少年还会是他吗?嘟嘟想要否决掉这个事实但它又不忍心太多的事实都表明楚一凡就是它的第二个主人了虽然行事作风不一样名字不一样。

楚一凡抹去嘴角的面汁脸上尽是满足之色举起碗叫道:“老板再来一碗。”

老板顺溜地捞起面条接过楚一凡手里的碗熟练地将面条倒在碗里再加了些面汤递给楚一凡说道:“来吃吧看你是饿了很久了。”

楚一凡的确饿了很久从神风县到葵兰市他连飞带走用了将近一天的时间本来他还打算投影出一辆自行车的但他的想象力完全不能勾勒出自行车的构造。

“谢谢大叔”楚一凡笑着接过碗。

“瞧你像非洲难民似的”老板慈祥地笑了笑。

老板的话语让他想起了飘零枫少那时他就爱拿楚一凡开玩笑还说他像非洲难民回忆总是那么的让他烦恼那个飘零枫少已经彻底消失了现在是逆轮九界层的执行者御剑命!

楚一凡情绪显得有点低落他随意搅拌了下面条张嘴就吃。

看着楚一凡的吃相嘟嘟是非常非常的生气八成楚一凡是把它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楚一凡低头吃着面条却觉得眼前被遮黑了他还以为是老板站在那里抬起头面条差点直喷而出他失声叫道:“许诺?!”

许诺早将迎宾大酒店的不快抛在了脑后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小他好几岁的楚一凡他的心情就会莫名地好转起来他叉腰而立嬉笑道:“凡哥我们真是有缘呀。”

楚一凡一个咯噔碗被他砸在了桌子上面汁溅到了他一身不过他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这个黏人的许诺楚一凡干干一笑说道:“你好呀。”

许诺坐在了楚一凡面前说道:“凡哥这种面条没有营养去我家吧鲍鱼、熊掌、燕窝只要你可以叫出名字的菜肴我都会帮你弄的。”

楚一凡直摇头说道:“我还是习惯这种小吃我这种人就适合吃这种小吃太高级的我吃不消。”从小到大楚一凡都是很容易满足的只要可以温饱就行哪管什么营不营养的在神风学校呆着的那段日子饮食方面算是营养最丰富的了尔后与雨瑶相处的一年他们的食物来源大多是街边的小店铺一路走来楚一凡压根就没有想过吃什么大餐。

“营养第一啦这怎么能吃呢”许诺撑着下巴看着楚一凡。

楚一凡只觉得浑身的不舒服他可没有让一个男人这样子注视过。

煮面的老板斜眼看了看许诺走开去取堆在桌上的面条小声嘀咕道:“不就是市长的儿子吗用得着贬低我的面条吗?真是败家子。”

在一处黑暗的高楼上一个阻击手正用瞄准镜观察着在两百米之外的许诺以他的角度恰恰可以瞄准许诺的背部见许诺坐在了凳子上他就在寻找开枪的时机准备一枪夺走市长儿子的生命。

权力、利益之争将许诺推向了死亡的深渊中而他丝毫没有察觉到。

“吃饱就行了我没有那么多的要求”楚一凡说着又开始啃食面条。

许诺扬起眉毛说道:“我就知道凡哥和别人不一样不重财不重利哈哈我要找的就是这种大哥。”

楚一凡抬头看着许诺问道:“你多大了叫我这种才满十七岁的人大哥这太不合道理了你是市长的儿子那更应该注重这些方面的。”

许诺咧嘴一笑说道:“我今年二十二不过我并不觉得辈份的划分要用年龄为前提我敬佩你所以就要和你拜把子我才不管其它人怎么看呢。”

“有性格”楚一凡小声嘀咕道。

蓦然楚一凡的瞳孔睁大了他觉察到一股极压迫的力量正冲向这里还未做出反应一抹鲜血就染红了桌子对面的许诺已经瘫倒在了地上一枚子弹射中了他的胸口!

楚一凡猛地站起身目光开始搜寻藏在暗处的阻击手。

阻击手见得手了刚欲离开却看见了一双眼睛正在看着他这怎么可能?!两百米的距离他又藏在黑暗中一个单靠眼睛的少年怎么可能看得到他呢?!但…事实就是如此少年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他而那个少年正拉着一把奇怪的弓他一愣忙瞄准了那个正怒视着他的少年扣动了扳机。

子弹飞出。

光弦的弧度已经拉到最大楚一凡松开了手兽嘴松开天地乖离离弦而出直奔向那个阻击手!

天地乖离出的强光镇住了阻击手正傻在一旁的老板可没有见过这种东西嘴巴张大不出任何的声音。

楚一凡眼中燃起愤怒之火他不容许别人夺走他的朋友哪怕只是聊过几句话的许诺!

天地乖离的路线恰恰与那颗子弹相同天地乖离撞上了那颗子弹子弹立马被弹开。

“这不可能??!!”阻击手歇斯底里地叫道。

瞄准镜将那一切诠释得那么的清楚他分明看到了一支弓矢撞偏了子弹沿着子弹的轨道奔来!

天地乖离射入阻击枪枪口中穿破阻击枪射穿了阻击手的脑袋脑浆混着热血喷向四周!

天地乖离已经完成了任务锋芒一转疾飞向楚一凡。

楚一凡接住了天地乖离愤怒的神色才有所减少。

嘟嘟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这一切它使劲地点着头自语道:“没错没错这就是我那主人的力量!!!”

楚一凡俯下身忙将许诺扶起来他伸手探向许诺的鼻下还有微弱的呼吸!

楚一凡忙将许诺抱起来咬牙叫道:“真重!”

傻愣在一旁的摊点老板这才醒悟过来忙跑到楚一凡的旁边叫道:“他是市长的儿子你赶快送他去医院如果死了我也要坐牢的。”

“医院在哪?”楚一凡叫道。

“往前左拐直走一百多米你就会看见了”老板面色惨白他生怕这个倒在血泊中的市长儿子会就这样子死去命案是生在他的摊子上如果追究责任他绝对会有入狱的危险。

“能帮我拿包包和初开…和那把弓吗?”楚一凡急声问道。

老板直摇头拿起双肩包就挂在楚一凡的脖子上初开之星已经没有弦了要将天地乖离装进黑色布条中也需些时间老板握起初开之星和天地乖离塞到楚一凡的腋窝下。

楚一凡脸上非常的不满但现在可不是脾气的时候他早就应该清楚人的丑陋面和自保面。

“抱歉时间已经很晚了我要收摊回去了”老板颤抖着声音立即开始收摊。

楚一凡咬牙紧皱着眉头抱紧许诺夹着初开之星和天地乖离就狂奔向医院。

老板边收拾着摊子边自语道:“赶紧叫上老婆子再不离开葵兰市我的小命就完了怎么这么倒霉市长的儿子竟然会死在我的摊位上还好今天没有其它人来吃面条。”

“老板拉面一碗”他的身后突然响起声音。

他回过头一支手枪正对准他的脑门。

“有话好说啊”老板叫道。

“有一些事情需要你的协助”对方说道。

楚一凡抱着许诺跑在街道上街上的行人纷纷用怪异的眼光看着楚一凡和他怀里的许诺看见过市长儿子的人都吓白了脸。

许诺的手指动了动睁开疲惫的眼睛看着满脸急色的楚一凡小声问道:“你肯做我的大哥吗?”

楚一凡边跑着边说道:“现在不是讨论那些事情的时候你的命要紧!”

“凡哥”许诺勉强挤出了笑容。

“可以可以反正我没有什么损失”楚一凡应道。

“那我就放心了”许诺眯着眼睛笑了笑头歪在了一边。

楚一凡更是心急如焚咬牙狂奔向近在咫尺的医院。

迎宾大酒店的生日聚会还在继续李钱道讲了一大堆的客套话切开了蛋糕所有的人都在李钱道的笑声中涌上了舞台拿着一块块蛋糕砸向李钱道李钱道已经是满身油渍但他依旧笑着他今夜非常的开心平实与主外派的交锋让他倍觉劳累难得的五十岁生日他当然要好好的放松放松。

被砸蛋糕的不仅仅是李钱道还有穿着天鹅服的佳人及一些丽质女宾而被砸蛋糕的位置基本都相同脸蛋、胸部、屁股甚至是女人最私密的地方。

柯馨穿着的高叉旗袍可就遭殃了也不知什么时候一双手伸进了她的旗袍中拿着一块蛋糕就贴在她的私处。她一愣忙转身搜寻胆敢亵渎她的人可犯人已经不知道跑向何处她咬着红唇走下了舞台直奔洗手间而去。

刘志正关上了手机邪邪一笑语道:“市长你的反应会如何呢狂躁?大哭?还是气得心脏病突而亡呢?”

两名刑警走下警车跑向了迎宾大酒店守在两旁的侍从讲他们拦了下来。

“贺警长请出示邀请函”一个侍从面无表情地说道。

“妈的腐蚀到这种程度”贺警长骂道。

“这是程序抱歉”两名侍从异口同声道。

“市长的儿子遭枪杀你们赶紧让我进去!”贺警长暴喝道。

侍从脸上是一片的惊慌忙让在了一边。

贺警长和另一名警察奔进了迎宾大酒店。

看着沉浸在物质世界中的葵兰市名流贺警长就非常的愤怒但他是来传达市长儿子遭射杀的消息的他挤进了人群几块蛋糕正在空中飞舞他避开砸向自己的蛋糕跑到了李钱道的面前。

李钱道早就看到了贺警长还想装作没看见见他都跑到了自己面前他就板着脸不满地说道:“贺警长我不记得有邀请你。”

“你的儿子遭枪杀正在医院救治!”贺警长直截了当道。

李钱道的脸变得异常的难看拽起贺警长的衣领叫道:“你不要开玩笑了!!!”

“中心医院你赶紧过去去晚了可能就不能见他一面了”贺警长说道。

“凶手是谁???!!!”李钱道变得非常的愤怒。

“初步认定是送他去医院的少年我们在他的包里找到了一支手枪上面有血迹鉴定已经出来就是你儿子的血”贺警长撇开李钱道的手说道。

“该死!”李钱道拿起话筒叫道“生日party结束!各位请回!”

李钱道的声音回响在舞厅上方每个人都愣住了除了站在不远处的刘志正他掩面直笑独自走出了迎宾大酒店。

清理完蛋糕的柯馨听到李钱道的声音觉得很不可思议忙走上了舞台嗲声说道:“钱道干嘛啦人家还没有玩得尽兴。”

“我儿子胸口中枪进了医院你玩个屁!”李钱道吼着冲出了迎宾大酒店。

记者们纷纷随着市长冲出了酒店他们在乎的不是什么人的死他们要的只是惊天新闻的第一手资料。

柯馨抿嘴一笑说道:“最好是死了那样子我就可以和钱道结婚了再生个孩子金钱、权力就会落在我的手中了真是让人期待呀。”

李钱道疯了般冲进了专车中司机早已整车待李钱道抹去脸上的蛋糕吼道:“中心医院中心医院快点慢了就毙了你!”

司机被市长的言语吓得忙踩油门动了车子就奔向中心医院。

刘志正站在一旁打开了手机。

“a1医院这边已经处理完了警察都被蒙在鼓里证据都说明犯人是那个少年您放心。”

刘志正笑了笑挂断了电话看着离去的人群他自语道:“李钱道死亡的帷幕才刚刚拉起。”

夜空一片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