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行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七十六章 禁地

堕落法则第七十六章 禁地

“材质结构锁解;分子结构锁解”楚一凡眼睛厉然睁开吼道“投影开始!!!”

强光现出成堆的半石魔被光线一照纷纷怪叫着挥舞着四肢嘴巴咧着牙齿蹦出地道里的空气更显得不足回路被半石魔堵住空气已经很难流通楚一凡手里握着一只手电筒?!

他的呼吸显得有点急促动了多次的投影已经让他感到了疲累但敌人还在面前他根本不能有所松懈他试着打开了手电筒在黑暗中这手电筒出的黄光就如黑夜中灯塔出的光芒随着楚一凡的提手一照黄光照在了成堆的半石魔身上一遇上光源半石魔就开始骚动怪叫着攀爬着往后退了好远有些干脆变成了石块歪歪斜斜地倒在地上楚一凡还以为自己得救了正打算靠着手电筒逃出这个该死的地道忽地他看到了地道开始缩紧!

不!不是!而是半石魔从地道中伸出了方形脑袋顶在一起正慢慢变成岩石!

楚一凡大惧狂奔向渐渐融合贴紧的地道。

一步之差!他的眼前只剩下一堵死墙一堵由半石魔构成的死墙!楚一凡拿着手电筒往死墙上直照但退变成石块的半石魔已经不怕光照了眼白也渐渐消失。

楚一凡一下瘫软在地精神力瞬间崩溃手电筒化作光碎飘散开!

楚一凡的脸上出现了少有的恐惧他觉得这里的空气已经变得越来越稀薄他捂住胸口叫道:“炼妖你到底怎么搞的!我现在快挂了!再不将邪物的抑制解除我们就要和这个可爱的世界说再见了!”

炼妖依旧没有出现就如消失在大海中的银针般怎么也感觉不到他的踪影炼妖消失是小而楚一凡的保命是重要他可不想就挂在这种阴湿湿的地方。

“到底要怎么样才可以解放出邪物的力量?!我想要得到那种毁天灭地般的力量!”楚一凡叫道。

沉寂许久楚一凡轻轻一笑自问道:“难道只有当我的心变得非常的黑暗天挚之纹和邪念之源才会冲破炼妖的抑制而觉醒吗?”

忽地一股疾风吹乱楚一凡的头凭直觉身后出现了通道?!

楚一凡忙回头看到的还是一片黑暗但那股阴阴的冷风已经诠释得很明白了黑暗中有一扇门打开了!

楚一凡深深吸了口这股有点阴冰的空气闭眼念道:“材质结构锁解;分子结构锁解”眼睛厉然睁开吼道“投影开始!!!”

他的精力已经不允许他投影出更实用的照明工具了他点燃一根火柴借着微弱的火光朝前走去他的心里既是害怕又是高兴虽然多方遇险但至少有了活着的可能无论前方有多恐怖他都不会回头回头了之后就是绝对的困境!

一股股阴冷的气息直扑向楚一凡而在这股阴冷之气中还夹杂着一丁点的温暖?!

楚一凡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正在慢慢被侵蚀或冷或温。

对于自己的感觉楚一凡少有疑问而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先前在跑的过程中感到的是一条死胡同而现在他已经走了好远好远远得让他不敢大声呼吸怕自己的呼吸会将这狭窄的地道震塌了。

楚一凡也不知自己到底走了多久只是模糊地记得自己已经快迷失了人在黑暗中呆久了就会产生一种莫名的忧虑而这股忧虑必须用光才可以打破!

前方出现了极微弱的光线?!

楚一凡的呼吸变得更加的急促忙加快了步伐。

———————————————————————————————

黑魔正看着雨瑶的娇体眼神直视着花裳之下的雪白大腿一种原始的冲动正在他胸口蔓延他舔了舔嘴唇满是皱纹的脸上是结起的大疙瘩。

“黑魔有人入侵禁地!”黑色权杖上的骷髅头大叫道。

黑魔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骷髅头的话绝对是真实的他骂道:“不要说一个孩子它们都收拾不了!真是气煞我也!!”语毕他再也没心情偷窥雨瑶花裳之下的秘密抓起权杖就奔进寺庙。

跳入通道直奔禁地而去。

被困在半空中的雨瑶静静睁开了双眼她看着正在烈焰中挣扎着的圣忌剑周身开始溢出蓝色的光芒蓝色光芒渐渐扩散开正一点点地消磨着四肢上的光圈光圈显然敌不过来自雨瑶身体里的神圣光芒纷纷碎开。

雨瑶轻轻落在地面上走到困着圣忌剑的大鼎前蓝色光芒包裹住她的手她的手伸进了烈焰中就如捉鱼般圣忌剑轻而易举地被她取了出来。

这大鼎被称为“困兽鼎”进去容易出来却没有那么的容易只有当新的介质介入烈焰与外界之时被困于其中的圣忌剑才有可能出来雨瑶的手就充当了一次这种介质。

雨瑶举起圣忌剑蓝光盛涨抹去了圣忌剑身上的伤痕雨瑶的脸上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愤怒眼中出现了原来没有过的怒火像这样子的失利她还是第一次不仅仅是自己连自小陪伴自己的圣忌剑也受到了侮辱她不愤怒才怪!雨瑶轻轻抚摸着圣忌剑就如同抚摸自己的爱人般她看着圣忌剑那被黑烟熏黑的表面胸口一阵的起伏。先前太大意被黑魔手中的奇怪权杖镇昏了而被绑于半空中。

其实她早已醒来但因不了解那只黑色权杖的威力而不敢有所妄动只能装成昏死状态。

黑魔的话一直围绕在雨瑶的脑海里她从未听过什么守墓一族但听黑魔的口气圣忌剑的确压抑过他们一族那应该是水芙蓉时期的事情了。

雨瑶站在那里却没有立马去救楚一凡她执起圣忌剑娇声一喝圣忌剑冲向高空飞至上千米远圣忌剑就停在空中蓝光一涨犹如太阳般出耀眼的光芒光芒射向永安县的各个角落被光芒照到的半石魔纷纷钻入了地下化作石块。

雨瑶看着圣忌剑轻轻转身走进了寺庙中。

圣忌剑很少离开过雨瑶的身边但为了让损失减到最小她选择了用圣忌剑的光芒镇住那些准备偷取男婴的半石魔。

————————————————————————————————

楚一凡的瞳孔睁大整个人就如同进入了假死状态般。

在他的视野里是一扇石门石门旁正乱堆着一堆婴儿的尸体错落无章地堆成一团许多尸体上已经布满了蜘蛛网但全都没有溃烂的现象都如在母亲怀里入睡般微闭着双眼只不过没有了呼吸!流通的空气正是透过半开着的石门流出的石门中隐隐透出几丝的光线在光线的帮助下楚一凡看清楚了石门上方的古字“成仙?堕魔”而在石门两侧还有两排大字:

左书:初开之星

右书:天地乖离

看着这些奇怪的文字楚一凡疑惑了忽地他捂住了胸口脸色变得很苍白看着那些文字楚一凡的眼睛开始出现散光不自觉地他推开了那扇石门望下是一个巨大的空洞而楚一凡恰恰站在了空洞之上的一处突出的巨岩上里面的空间明显出现了错乱一半浑浊漂浮着无数的小石块。一半纯净如水般的纯净一尘不染。

左边纯净圣光沐浴。

右边浑浊昏光淋漓。

楚一凡眼里依旧是散光消瘦的身体在这个异世界里显得非常的渺小他昂起头看着被圣洁之光笼罩着的左侧他的眼球集中在了圣光中间的一块白色水晶般的六陵石上看了半刻他歪头注视到了右侧同样那里也有一块黑色水晶般的六陵石。

这是一种选择吗?

楚一凡的心智已经出现了歪斜站在巨岩之上头不住地左歪右看。

“成仙。”

“堕魔。”

两种不同的声音在这个空间错乱的地下洞穴里回响着。

左侧一股火红的火焰开始绕着白色六陵石旋转。

右侧一股苍白色的火焰开始绕着黑色六陵石旋转。

“成仙。”

“堕魔。”

“成仙。”

“堕魔。”

……

“成仙。”

“堕魔。”

声音一直重复着萦绕在楚一凡的脑海中。

苍白色的火焰突然幻化成一张长相恐怖的脸叫道:“人类来我这我将给你世界上最好的剑天地乖离可以得到一切的魔剑天地乖离!!!”

火红色的火焰幻化为一张慈祥的脸温文尔雅地说道:“人类你是幸运的可以来到这个禁地我们两个是守墓一族的创始人我这里有一把绝世之弓初开之星你想要吗?”

苍白色的火焰显然很愤怒叫道:“死老头你这混蛋如果不是你我们守墓一族早就统一了世界什么事情都是坏在你的手上说什么与世无争还不是被水芙蓉困在这里我们都没有了身体都不能再离开这里我现在想要让这个人类带着我们的愤怒出去这有错吗?!”

火红色火焰笑了笑说道:“老头子我们的观点不一样我是要让世界有同一种秩序不是我们守墓一族统治而是更加明智的种族人类都过了这么多年来你为什么还是这么的固执?”

“你这混蛋!!!如果不是你在禁地前设下了什么狗屁结界我们需要等得那么辛苦吗?只要黑魔可以得到我的天地乖离这个世界不就是我们的了吗?!你说我固执我能不固执吗你知道成天在这个小地方飘呀飘的是什么感觉吗?!”苍白色的火焰涨起怒斥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火红色的火焰说道。

“当初是谁说要创造守墓一族是谁说要统治世界的你都忘记了吗?!”

“年少气盛很早就悔悟了而你还是耿耿于怀”火红色的火焰绕着白色的六陵石转了几圈后就飘向楚一凡。

“你不要胡来!他是来继承我的天地乖离的!”苍白色火焰中那张嘴脸变得更加的恐怖疾飞向楚一凡。

两团火焰都在快接近楚一凡的地方停留下来。

“渴望力量吧人类来我这我给你世界上最好的魔剑天地乖离!”

“人类得到的力量有正有邪而我的神弓初开之星是绝对的正义你可以用它将人类的世界建造得更加的美丽!”

苍白色的火焰直扑向火红色的火焰叫道:“你这混蛋什么更加美丽真是笑死我了你没有看到人类是多么的丑陋吗?!他们是不值得享受美好的东西的!你的语言真是太可笑了!”

苍白色的火焰一到两个空间的交界处就无法穿透过去一次又一次地撞着交界处。

“那就让那个人类选择吧”火红色的火焰说道。

两团火焰都把目光集中到了楚一凡的身上。

楚一凡原先都是低着头的他抬起头眼神冷峻额前不时出现天挚之纹的印记。

还没等楚一凡开口两团火焰的火芒都出现了短暂的熄灭。

“该死!他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会是邪物的寄宿体!难怪可以通过我设下的结界!”火红色的火焰的语词开始出现错乱脸颊再也无法变得那么的慈祥。

“正合我意这个人类绝对是我最理想的选择来吧接受我的恩赐得到这把天地乖离吧!”苍白色的火焰倒是显得更加的兴奋飞到黑色六陵石前伸出苍白色的火指抚摸着六陵石。

楚一凡的嘴角轻轻翘起邪邪一笑说道:“我两样都要!”

语出两团火焰爆出巨大的笑声。

苍白色的火焰笑道:“你也不用这么的贪心你知道吗从来没有人能同时得到它们因为它们的是魔剑与神弓性质完全不一样!”

“我两样都要”楚一凡依旧不变主意看那眼神还是他吗?

“你真是笑死我了你有种就来取吧只要能同时摸到两块六陵石那你就有可能可以同时拥有天地乖离和初开之星了但那可能吗?死老头你倒是说说看!”

火红色的火焰漂游在圣光中一直从不同的角度去看这个邪物的寄宿体被苍白色的火焰一叫他就止住了运动说道:“心灵圣洁的人可以走进我这个空间心灵邪恶的人可以走进那个浑浊的空间你只是一个人类心灵可能即邪恶又圣洁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楚一凡轻蔑一笑。

“好大的胆子老子就看你怎么得到它们!”苍白色的火焰叫道。

楚一凡弯下了头瞳孔一下睁大低声说道:“楚一凡你去拿初开之星我去拿天地乖离。”

“知道了谢谢你炼妖”楚一凡换上了另外一种口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