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行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七十章 星之六国(下)

堕落法则第七十章 星之六国(下)

六重天的布置相对简单摆设倒有点像是家居房。

“随便坐”贝利里哀说道。

在六重天里他就算是主人既然是主人他就应该尽一些地主之宜。

“感觉很舒适的样子肯定是经常打理吧”归谷子笑道。

贝利里哀正端着两杯热乎乎的茶水走过来他将茶杯往茶座上一搁说道:“我是六重天的执行者这里就是我的家我闲下时就会整理整理舒适的环境更适合工作这是刚沏的茶是老家带来的味道不错对提神很有帮助。”

唐夜宇对于品茶倒是有种天生的酷爱他端起一杯闻了闻说道:“一闻就知道不是凡品如果我猜得没错应该是西湖龙井我还记得这西湖龙井是乾隆帝为太后的病没治愈而特意命名的还将那产茶叶的几棵树命名为御树专贡太后之用虽然是传说但听起来挺好的至少加大了我喝茶的兴趣”唐夜宇复闻了一下语道“喝起来绝对是沁人心脾没想到在总坛也可以喝道这种好茶回总部的时候你也带一些过去吧。”

贝利里哀笑了笑说道:“你刚刚有一点说错了。”

唐夜宇耸了耸肩说道:“愿闻其详。”

“味道是会骗人的你闻到的那种味道很可能是来自杯子本身这一对是翡翠玲珑杯是我去印度阿格拉时无意收到的杯子自身就会出一种类似于浓茶的香味就算我不加茶叶那你闻起来味道依旧你不信就品一口吧保证会让你觉得若有所失。”

听罢唐夜宇更觉得有趣他坐在茶座旁的软椅上提杯就饮。

唐夜宇闭着眼睛似乎是在领略浓茶入口的极致味道良久他才睁开眼笑道:“里哀茶好杯好回总部的时候一定要将这对翡翠玲珑杯带走。”

贝利里哀点了点头说道:“我向来都是将它们带着身边的一人一只吧。”

“夺人所好不是我的作风我只要它们在总部就可以了偶尔见一见”唐夜宇说道。

归谷子见二人聊得正鼾也不好打扰他拿起另外一杯茶水往嘴里一倒也并不觉得有没有特别的他摇了摇头说道:“看来我这个算命先生对于茶道是一窍不通连对这么好的茶也没什么感觉了。”

唐夜宇突然想起了此行的目的他放下翡翠玲珑杯说道:“天之左手还是进入正题吧。”

归谷子摇头说道:“不着急不着急看你们正在兴头上老夫怎么好意思打扰呢。”

“公事重要”贝利里哀忙说道“等我与天之右手回到总部我们还有很多时间交流的。”

“既然你们这样说了那老夫也就拉开了腔了”归谷子顿了顿说道“事情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夜宇你应该知道还有六个城市的子公司不在你的管辖范围之内吧我们称那六个城市为‘星之六国’子公司的规模均不一样而且盈利方面也不是很好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它们是魔主计划缺一不可的一部分这才是重点这些事情没有对其他的执行者提起过所以你们也要绝对保密夜宇你应该知道那六个城市吧?”归谷子突然问道。

“总部那边太多事情处理我还没有注意到有那六个子公司的存在”唐夜宇说道其实唐夜宇早就注意到那六个子公司只不过不想让归谷子起不必要的疑心而已。

“那也是那我就继续说了”说着归谷子端起翡翠玲珑杯饮了口“星之六国分别是俄罗斯的图拉市澳大利亚的杰拉尔顿伊朗的伊斯法罕美国的夏威夷岛和洛杉矶市还有苏丹的卡萨拉一共六个地方六个子公司就在它们附近此次叫你过来就是要将这六个地方的子公司都移到你的名义之下。”

唐夜宇脸上并没有过多的兴奋他见归谷子不说话了就问道:“下面呢?”

“买下它们”归谷子说道。

“不是指子公司难道…难道你是要我买下那六个城市?!”唐夜宇显然有点惊讶。

“正是你的确很聪明”归谷子眯眼一笑继续说道“无论用什么办法你都必须买下它们。”

坐在一边的贝利里哀倒是没什么反应继续做着一个听众。

“时限”唐夜宇说道。

“两年之内必须完成不惜重金如果买不下来那就由我这边处理了你可以动用一切可能政治压迫经济制裁还有其他什么的反正我这个算命先生是想不到了你这个浸淫与商道这么多年的人应该会有更好的办法的一切都你去处理”归谷子笑着说道。

“没问题交给我好了不知魔主什么时候出关?”唐夜宇问道。

“至少还有两年吧你是不是太久没有看见过他有点怀念了”归谷子站起说道。

“差不多吧除了买下星之六国你还有什么吩咐吗?”

归谷子想了想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其他倒是没什么了有空的时候去试试针灸吧穴道主要是神庭、人中、大椎、身柱、神道还有中枢刺激那些穴道可以让你的闷火早点释放掉。”

“多谢您的关心”唐夜宇也随着归谷子站起身说道“我这人向来就是这个样子的你不必太过介怀。”

“我是算命先生一切都以易经八八六十四卦为准算错了也不足为奇好啦我也该回太虚了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了我要回一趟九重天明天中午再离开这里”唐夜宇说道。

“那让贝利里哀陪你上去吧”归谷子笑了笑缓步走出六重天。

贝利里哀站起身说道:“您要回九重天吗那里不是已经废弃了很久了吗?”

唐夜宇淡淡一笑说道:“小时候就是在那里长大的那里也就是我的老家就算废弃了还是有很多回忆可以去挖掘的又要麻烦你了。”

贝利里哀笑了笑眼里有几许的疲惫“那倒不是问题但我就是觉得你不修炼法术很奇怪。”

“我不想将自己有限的生命投入到不喜欢的事情里”说罢他已经走到了六重天的边缘放眼望去底部已经很难看清幽幽的倒有几分的可怖唐夜宇抬起头一片祥光自光球体出在这个寂静的总坛里显得很凄美唐夜宇很喜欢那个球体记得在九重天时就喜欢趴在边缘看着那个球体梦想也诞生在展望之中他希望自己就像是那颗球体在地球的某处出金光将整个世界都染上自己的颜色。

贝利里哀清理好翡翠玲珑杯就走到了唐夜宇身后问道:“准备好了吗?”

唐夜宇点了点头。

————————————————————————————

夜晚唐夜宇一个人躺在九重天里难以睡去。

他支起身子靠在墙壁上身下只是一张破草席。

一股白眼飘进九重天散在了唐夜宇头顶之上他眼睛往上看了眼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

“星之六国”他念叨了声脸上是从未出现过的忧虑眉头胶凝在一起。

归谷子虽说将六个城市的子公司都交予唐夜宇打理但却提了一个非常无理的要求竟然要叫他买下那六个城市这怎么可能不单单说价格就拿美国洛杉矶市来说洛杉矶素有天使之城之称是美国最具展前景的城市之一而且地理位置重要美国怎么可能会将自己的领土割下来卖给逆轮?不过既然答应了归谷子他也就必须去完成尽一切可能!

驯化正一步步接近成型而唐夜宇还是对之了解甚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魔主要花那么多的人力、物力、财力在驯化上面连自己的女儿也赌进去!鬼灵猫的死、候煌的死、怒风的死、白血的诈死、御剑命的奇怪举止这些都纷纷出现在他的脑海中可以毫不含糊地说魔主为了驯化已经赌上了一切!

对于御剑命唐夜宇了解的并不多他只知道御剑命是魔主最得力的助手之一仅次于归谷子。他既然出现在神风学校那就从侧面反应出了魔主对驯化的重视以及对白血、媚姬、任安的不信任再说得明了一点魔主是连他都不信任!

“星之六国”他再次念叨着。

他不明白那六个城市有什么重要的他曾叫人调查过六个城市根本没有共同点一丁点都没有语言、经济、文化、军事甚至连一些古事他都有去研究过完全是六个不沾边的地方。

不过很多事情他也是不知道的他现在知道的就是管理好逆轮总公司以及旗下的子公司只要所做的事情不危害这点他就无所谓但…如果危害到他的管制他能怎么做?

他也不知道自己可以说是魔主一手教出来的本应誓死效忠魔主才对而接手逆轮公司之后他的**也就开始慢慢长大。

让全世界都染上自己的颜色!!!

————————————————————————————————

第二天中午唐夜宇就与贝利里哀通过了光阵。

聚灵山之外机师还未到达这也是在唐夜宇的预算之中的他十一点就同贝利里哀出来担心的就是太晚了机师会先他们一步到达这而看到了光阵传送的那一幕没必要的麻烦他还是不想惹的。

站在外面贝利里哀深深吸了口气说道:“外面的自然空气与里面的人工空气相比就是不一样好闻多了。”

“也不能这样子说里面的空气成份最适合执行者能力的提升了”唐夜宇笑道。

“也是”贝利里哀应道他总是那副模样无神、疲惫散落的目光也不知落向哪方。

“我有事去森林一趟你在这等我一会儿会有直升机来这接我们记住”说着唐夜宇就走向了森林。

“好的”语毕贝利里哀就找了一处石块随手一擦就坐了上去。

一百米开外就是绿草的世界再往前走就是茂密的森林唐夜宇回头看了眼贝利里哀见他正坐在石头上呆唐夜宇也就不多加管他扒开浓密的绿叶就钻了进去。

像这种森林根本就不会有人的足迹四面八方都是黑压压的树木唐夜宇望着光线难以射透的密叶说道:“你还不出来吗?”

像是在自语。

“昨天晚上不经我的同意就躲在我的头里面我知道你的目的是离开总坛我现在已经出来了你也可以离开我的头了”唐夜宇继续说道。

就在这时一股白烟从他间冒出飘摇着落在地面上。

白烟一过一个全身**的少女站在那里赤色的长似精灵般的面孔与尖耳朵下巴处有几片黄色鳞片她看着唐夜宇不语。

“既然来到了人类的世界里你就应该学会去适应人类的生活先一点你必需有廉耻之心这是最基本的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来自哪里不过我可以确定你不是执行者也不是逆轮成员我得走了再见”说完唐夜宇转身欲走。

“等等”少女叫道“你知道神风学校怎么走吗?”

唐夜宇愣住他回过头脸上表现得非常的镇静似乎一点点惊讶的神色也没有他推了推镜框说道:“在福建省葵兰市神风县你最好是去人多的地方买张中国地图那样子就不会找错了。”

“谢谢你”说话间黄色鳞片已经遮住了少女脖子以下“我叫嘟嘟我要去找我的主人楚一凡。”

唐夜宇眉头一皱思考了片刻后说道:“那你找错地方了他已经离开了神风学校。”

“不是吧这么快就毕业了?”嘟嘟叫道。

“不过他应该还在那附件你去那周边找一找吧总会有收获的我必需得走了”唐夜宇笑道。

“再次表示感谢”说完嘟嘟便化作一道白烟飘上消失在唐夜宇的视线里一离开森林的束缚嘟嘟马上加快了度呈光飞向了东方。

嘟嘟从贝利里哀眼里划过贝利里哀的眼神中除了疲惫之外还多了几分的精锐不过只是一瞬间。

唐夜宇走出森林走向了贝利里哀这时直升机也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里。

“准备走了”唐夜宇说道。

贝利里哀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说道:“了解。”

直升机稳落在枯黄的草面上机师朝唐夜宇招了招手见多了一个人迟疑了一下就向贝利里哀招了招手。

两人登上直升机朝拉萨分公司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