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行小说网
繁体版

堕落法则第一章 堕落法则(1/0)

堕落法则第一章

    *************

    在他们的面前空气犹如水波一般的荡漾开涟漓两个一模一样的女子以相差不到五、六秒钟的差距一前一后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这两名女子看起来大概二十三、四岁左右而且……呃如果不算她们那骇世惊俗的出现方式的话她们现在的样子其实还是相当的搞笑的。

    站在右边的那个看样子似乎是刚刚从浴室里直接跑出来的湿漉漉的长上还有许多雪白的洗水的泡沫不说全身上下更是只裹了一条苹果绿色的大浴巾!粉白手臂和香肩以及白皙修长的大腿都暴露在外面那比例完美的身材几乎让那些在场的男士们都鼻血狂喷。

    而左边的那个则穿着毛茸茸的兔子拖鞋一身随意的家居服外面系着一条天蓝色的有可爱的白色小猫咪图案的围裙手里还拿着一个粘满了蛋液的打蛋器。

    不过现在可是没有人笑的出来因为她们的登场方式实在是……是……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总之大多数的人都因为她们的出现再一次的陷入了呆滞的状态——今天这支倒霉的考古队已经忍受太多的惊吓了。

    当然了这样子出现也绝对不是南方玫瑰和白蔷薇的本意本来这两个人一个正在悠闲的洗泡泡浴另一个则在制作准备在晚餐后要食用的薄荷口味的乳酪蛋糕。这本来是一个很悠闲的下午一切都如平时一样的美好。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正悠然自得的两个人却都突然听到了呼唤的声音那是来自心灵中的呼唤的声音。

    那个声音让两人为之一震。那是轩辕月耀的声音!

    不可能吧?这个是两个人共同的心声她们和轩辕月耀之间可是间隔着晶壁系的啊?怎么可能听得到轩辕月耀的心灵呼唤的声音?

    要知道即使是以她们两个的实力想要维持跨越晶壁系的通信除了要借助魔法阵之外也还要有魔法道具的帮助才可以但是她们两个现在谁也没有戴着那额冠——除了和轩辕月耀通讯的时候以外她们是不会戴上那额冠的。

    但是那呼唤却又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急切是千真万确存在的!

    不过……两个智慧和经验都无比丰富的家伙马上就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个呼唤并不是针对她们两个的而是出这心灵呼唤的人完全没有顾及心灵呼唤的使用法则所出的无差别的呼唤而已。之所以她们两个可以收到完全是她们长时间的和轩辕月耀保持心灵通讯所以彼此的心灵波动比较熟悉也比较容易沟通。

    这也就说除了她们两个以外应该还有其他的人也收到了轩辕月耀的呼唤——只要是力量和她们差不太多又离轩辕月耀不是太远的家伙应该都可以收到的。

    该死!难道她不知道这样子出心灵的召唤是很危险的吗?很容易招惹来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

    而且……两个人现了一个更加令她们震惊的事情那就是轩辕月耀在地球!!?

    错不了的!那呼唤是从地球出的。

    两个人马上做出了一模一样的选择通过预言系的法术借助轩辕月耀的呼唤确定了她现在所在的位置然后马上释放了传送的魔法前往轩辕月耀的所在地!

    她们非常想要知道轩辕月耀这个家伙是怎么回来的?那家伙现在是绝对没有能力自己释放穿越晶壁系的魔法的!

    为了节省时间两个人都丝毫不顾忌魔力的三倍消耗全部都选择了使用了法术瞬这个魔特技来施法——反正这两个已经达到了准神级别的人魔力是足够她们随意折腾的。至于为什么白蔷薇会比南方玫瑰晚出现了几秒那是因为她花了几秒钟的时间抓了条浴巾的缘故——她可不想赤身**的出现便宜了不相干的人。

    现在白蔷薇也不打算让这些不相干的家伙的眼睛继续吃免费的冰淇淋。

    一手抓着浴巾一手比了个魔法的手势连咒文都省略了一道魔法的能量直接从她的手中飞出顿时横扫整个房间。这是一个物理震撼性的法术考古队的成员们只觉得的心脏一紧眼前一黑就全部都失去知觉昏了过去。

    当然她这可还是手下留情了否则的话她有得是法术可以在瞬间结束这些人的性命甚至连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不过这个法术与一般的睡眠或定身、麻痹类的法术不同这个法术是有后遗症的——这些人清醒以后恐怕大多数会眩晕、呕吐好几天的。这也是白蔷薇会选择这个法术的原因。

    对于白蔷薇的所作所为南方玫瑰也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并没有任何企图阻止的意图——反正她也是打算暂时让这些人‘休息‘一下的虽然白蔷薇下手是稍微重了一点儿但是毕竟没有对这些人造成什么真正的伤害所以也就随她去了。

    而且现在她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办——那就是好好的询问一下轩辕月耀到底生了什么事情?她又是怎么返回地球的?

    对于轩辕月耀而言两位表姐的到来毫无疑问是上天赐予的最大的福音。

    尽管轩辕月耀对于白蔷薇和南方玫瑰的提问是知无不言但是这两个家伙却是依然没有得到她们想要的答案。对于自己到底是怎么回来轩辕月耀自己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总之是稀哩糊涂的……

    ‘再想想再仔细想想!!‘看白蔷薇样子就只差没有使用魔法直接从轩辕月耀的脑子里寻找答案了。

    轩辕月耀苦着一张脸天啊!不要逼她啦!她真的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不要太冲动了如果她是刚刚返回的话那么她穿越空间的地方应该有留下一些痕迹也许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的。‘

    看起来南方玫瑰似乎比白蔷薇冷静那么一点儿。既然在轩辕月耀的口中得不到答案那么就只好从别的方面下手了。

    难得的一向喜欢和南方玫瑰唱反调的白蔷薇这一次没有表示任何的反对。

    一只巨手凭空出现它一瞬间就冲到了距离白蔷薇最近的倒霉的齐弈华面前象普通人握起一只水果那样把立刻将倒霉的齐弈华凌空拎起送到了白蔷薇的面前——与其去问那个什么都说不清楚的轩辕月耀还不如从这些家伙的口中掏出一些有用的情报比较快。不管怎么说而是这些家伙把轩辕月耀给‘挖‘出来的他们是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的总会有一些线索可以追寻。

    不过她才懒得弄醒这个家伙慢慢询问呢她现在可没那个时间和这些人磨蹭。所以白蔷薇选择了一个很直接却也很残忍的方法——使用魔法直接从这个可怜的家伙的脑袋里面把她所想要知道的事情直接挖出来!

    这一回南方玫瑰可是真的来不及阻止了因为她现在正在忙着检查轩辕月耀的情况呢。等她现的白蔷薇要干什么的时候白蔷薇的魔法已经完成了一半以上根本无法安全的停下了。

    白蔷薇的食指轻松的穿透了齐弈华前额的颅骨伸入了他的大脑之中。尽管是处于昏迷之中但是齐弈华还是因为痛苦而抽搐。

    几秒钟以后她抽出了手指将染满鲜血和脑浆的手指放在了自己的额头上闭上了眼睛一点点微弱的红光在她的指尖处依稀闪耀。

    只花了几秒她便睁开眼睛随手指挥那只巨手将濒临死亡的齐弈华好象垃圾一样的丢在了南方玫瑰的面前。

    ‘不要瞪我了他死不了的。有你这个圣光法师在这里就这点伤算什么……‘无论是语调还是神态白蔷薇对于自己刚才所做的事情没有显示出任何的愧疚感她完全表现的满不在乎。

    南方玫瑰也很明白和亡灵法师讨论仁慈和善良一类的行为那完全是对牛弹琴根本就是没有任何的意义。

    所以她也就没有去白费那种力气抬手释放出一个二级的神圣系的奥术轻松的治好了齐弈华额头上的伤甚至连一丁点的痕迹都没有留下——不过这只是外表愈合了而已在半个月之内他的头都不会很舒服的。不过幸运的是除此以外就不会再有其他的后遗症了。

    对于些变故轩辕月耀当然什么都看不到——就算她看的到大概也不会有多大反应的。她现在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关心呢。

    ‘玫瑰姐我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了?眼睛什么时候才能够恢复?‘眼睛看不到让她感觉非常的不安!

    ‘没关系的只是一时的魔力反噬而已很快就可以恢复的。‘这种情况她可是见的多了一点也不新鲜。这种情况就算放着不管过上一段时间也会自行恢复了。到是轩辕月耀现在的身体状况和结构让她很感兴趣的那是一种她完全没有见过的生物构成。

    而且……她还在轩辕月耀的身上现了一个很眼熟的能量波团那应该是一个印记。一个她和白蔷薇都非常熟悉的印记。如果是真的的话……那么她大概猜的出轩辕月耀这个家伙是怎么回来的了……

    释放了一个六级的神圣系奥术来医治轩辕月耀所承受的魔力反冲所造成的伤害南方玫瑰问道:

    ‘月耀你穿越空中裂隙的时候是不是遇到什么特别的人了?‘

    ‘特别的人?!‘想了一下轩辕月耀摇了摇头她不记得她有碰到什么人物除了那个和她一起享受空间意外的倒霉的冥神的牧师先生。

    六级神圣系奥术的威力可不是说笑的仅仅一分钟不到轩辕月耀的身体就恢复到了最佳的状态眼睛也完全恢复了——实际上治疗她的情况根本就用不着六级的神圣系奥术三级的神圣系奥术就完全可以胜任了。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轩辕月耀站起身来左顾右盼的兴奋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好。能够重见光明真是太好了!

    就在她忙着庆幸自己恢复的时候南方玫瑰和白蔷薇相互对望着好象在交换无声的信息。

    很快的白蔷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混合了疑惑的惊讶表情。而且她也很快将自己的疑惑付之行动。

    她快步走到轩辕月耀的面前一把抓住尚且沉浸在欣喜中的轩辕月耀。

    ‘呃……蔷薇姐……‘

    在轩辕月耀完全没有来得及的做出反应的时候白蔷薇迅的掀开了她的法师袍的领子。

    ‘呃……啊~~‘这回轩辕月耀的脑筋呈现了短路的倾向。蔷薇姐到底要干什么啊?

    而此时白蔷薇似乎是找到了她所要找的东西脸上露出了了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

    ‘怎么样?有吗?‘南方玫瑰显然也在等待答案的揭晓。

    ‘呵呵你猜的没错。‘

    ‘你们……你们再说什么啊?‘轩辕月耀现在可是完全的一头雾水。

    ‘在说这个啦。‘白蔷薇戏谑的用手指在轩辕月耀左侧锁骨下方约一横指的地方轻轻的弹了一下。

    ‘这个?‘轩辕月耀更加是满头的问好她的身上有什么东西吗?一边想着她一边低下头很意外的她居然在自己左侧锁骨下方约一横指的地方看到了一组印记一组一指宽大概四、五厘米长的印记一组由几个她完全不认识的符号所组成的血红色的印记!

    ‘这个……这个是什么啊?‘面对着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自己身上的东西轩辕月耀完全摸不着头脑不过她知道有人可以给她答案。

    她抬起头以询问的神采望着南方玫瑰和白蔷薇期望这两个人可以告诉她答案但是映入她的眼中的却是这里两个人的有点诡异的笑脸——要是只有白蔷薇笑的诡异那她还不觉得什么但是连南方玫瑰也……轩辕月耀突然觉得心里毛毛的。

    ‘玫瑰姐蔷薇姐你们在笑什么啊?有什么不对吗?‘

    ‘呵呵……‘南方玫瑰似乎是笑的很开心的样子‘呵呵……没什么不对的只是很想笑而已。没想到时隔了这么久继我们两个之后终于又有人被那家伙给骗了。‘

    看到了那个印记白蔷薇总算明白轩辕月耀这个家伙是怎么回来的了。有那个家伙插手的话是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不过……

    ‘对了……呵呵……你许下了什么誓言?那个小气的家伙是不会白白帮助人的。‘她很想知道轩辕月耀这家伙为了返回地球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当初她和安吉丽儿与那个家伙制订契约的时候可以说订的相当的莫名其妙。至于代价现在想想真的很郁闷呢!不过那也是实在没有办法的事情在当时那种情况之下她们可是没有其他选择的接受那契约是她们唯一可以生存下去的机会。

    ‘誓言!什么誓言?‘她怎么完全不明白蔷薇姐的意思呢?

    ‘不会吧?契约都订下了你居然不知道自己的誓言是什么?‘幸好她没有戴眼镜否则现在肯定镜片碎一地。那这个契约订的岂不是比她们还要莫名其妙。

    ‘她不会不知道的。‘南方玫瑰断然否定了白蔷薇的推断‘这个契约双方都必须自愿才可以完成任何的一丝迟疑契约都不会成立。她不会不知道誓言的内容应该是忘记了。‘应该是那个家伙故意的吧否则的话以那个家伙的实力不可能搞出这种乌龙事的。

    ‘忘记了吗?‘白蔷薇摸着下巴。如果是这样子的话……她收起了戏谑的神态快的与南方玫瑰交换了一下眼色两个人似乎下了什么决定同时点了点头似乎是达成了某种共识。

    她们的表现让轩辕月耀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听起来她似乎是和某人订下了一个契约的样子……可是……她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轩辕月耀忍不住喊了出来。看来回到地球以后没有了生存的压力她的自制力也差了很多了。要是同样的事情是生在卡曼瑟她是绝对不可能会如此冲动的。

    ‘没什么不过是一个契约而已不会对你有害的。‘南方玫瑰的这些话绝对是经验之谈因为她也与那个家伙订下过契约。这个契约确实无害而且……如果这个契约的存在被宣扬出去公开招契约者的话在卡曼瑟恐怕会有无数人争先恐后的为了成为那个家伙的契约者而抢破头的!毕竟那个家伙可是至高无上的……

    ‘契约?什么契约?‘轩辕月耀现在已经是一名颇有实力的魔法师对于魔法契约她的了解可不少。这东西的威力的可大可小的搞不好会是一个大麻烦尤其是这种让她完全搞不清状况的东西!

    突然间她看到了一样东西。在白蔷薇左侧锁骨下方处也有一个痕迹一个虽然被她那湿漉漉的长遮挡了一些但依然可以辨认的刻痕。

    仔细辨认的话会现那是两个刻痕相互叠加在一起组成的印记位于下面的那个直径大概三厘米多一点儿的黑色刻痕轩辕月耀很熟悉她在书上已经见过很多次那是亡灵刻痕只要是亡灵法师就必定拥有的东西就如同圣光法师必定拥有神圣刻痕一样。至于烙印在什么地方那就完全是根据个人的喜好不同了。她认识的人中据她所知有一位魔法师同盟的长老是将神圣刻痕烙印在手腕内侧的她的学长哈伯因-毕莱尔的亡灵刻痕则是烙印在肩胛上嗯……不知道玫瑰姐的神圣刻痕是烙印在什么地方的?

    真正引起她的注意的是覆盖在亡灵刻痕之上……呃或者说横跨于亡灵刻痕之上的那个痕迹那是和她的身上的印记一模一样的痕迹唯一的不同就是词组中的最后一个字母不同而已。

    很明显白蔷薇也注意到了轩辕月耀在看什么她很大方的撩起长好让轩辕月耀看个清楚——反正这家伙的心也是女孩子被她看一看也不会少掉什么。而且她决定把安吉丽儿也拖下水。

    ‘不光是我这样的刻痕安吉丽儿那家伙也有。当年我们两个可是一起被那个家伙给拐骗的!‘提起当年的事情显然让西露西雅有些耿耿与怀不怎么愉快毕竟那个时候她们还太年轻了……虽然这个契约在那个时候确实拯救了她们一行人的性命

    听了她的话安吉丽儿露出了一缕无奈的笑容她翻开衣领在她的左侧锁骨下方处也有着同样的血红色印记不过这个印记下的金色的神圣刻痕使那血红色的显得比西露西雅的更加醒目。对于这份契约她虽然没有什么特别不满的地方但是也希望可以解除就是了可惜的是这不是她们可以决定的事情除非那个家伙主动和她们解除契约否则她们就只有一辈子被这个契约所束缚。

    ‘呃……玫瑰姐你的神圣刻痕居然和蔷薇姐的亡灵刻痕位置一样?‘都什么时候了轩辕月耀这个家伙居然还在这些有的没有的的东西真是败给她了。

    没想到的是她的这个问题居然得到了回答而且还是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纯属意外!我才不想跟她一样呢!‘

    话音一落两个人相互瞪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别开头。

    这确实只是巧合而已尽管当她们自己知道的刻痕居然和对方的在同一个位置的时候有些耿耿与怀但是也没有办法一旦决定刻痕的位置就无法再改变了。其实她们两个都会选择将刻痕烙印在这个地方也是出于同样的考虑那就是这个地方原本就已经有一个印记了——那血红色的契约是在她们尚未转职以前就已经订立下的——再多一个也无所谓没必要再搞在身上其它的地方了而且这也可以稍微遮挡一下那个血色的印记。当然了效果并不怎么好血红色的印记可一点也没有被新的烙印遮挡反而显现在新的刻痕的上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