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行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七章 亡灵魅惑

堕落法则第七章 亡灵魅惑

离开郊外楚一凡并没有去找司空小茹而是一个人孤单地坐在一颗古树下双眼失神地望着白灿灿的太阳这一望就是大半天月色泛黄点滴穿过突兀的树枝打在他的脸上。

夜静寂他迷惘了。

望着弯弯的月牙少年沉入了自己的遐想里她是否还在等待?我是否可以成为一名男子汉?瘦弱的身体似乎承受不了现实的重压好难过!他双眼微红凉风微荡摇晃着少年的心绪飘向不远处的神风学校。

“我也许行的”少年喃喃道“我应该行的我一定行的!”

少年握紧双拳眼神坚定地盯着新月她笑了!

朦胧中少年合上双眼进入了梦乡。

古树摇曳着用它那干枯的身躯给予少年一丝温暖。

—————————————————————————————————————

睡梦中少年感觉到有一双冰凉的手在轻拂着他的脸庞万分温柔地摸着仿佛是母亲的手慈爱中带点伤怀。

少年微微睁开双眼一个面露微笑的白衣少*妇蹲在他身边少*妇眼神温和白衣裹住她全身只露出颗脑袋和一双无半点血色的手少年本能地叫了声“妈妈”记忆里少年的母亲就应该是如此的。

白衣少*妇幽幽地说道:“孩子和娘去一个无忧无虑的地方那是我们的天堂。”

“妈妈”少年又叫了声。自小到大少年都记不清亲生父母的容颜只是模糊地记得母亲很温柔很和蔼就像这个白衣少*妇那双温柔的手只有在梦中才有机会紧握但天亮之后又会失去。

“来娘带你走”白衣少*妇牵起少年的手说道“不要再留恋了。”

“可是”少年犹豫了在他心中还有一个对自己很重要的人。

白衣少*妇轻轻拉起少年微风泛起白衣少*妇也似一阵风般飘起少年在她的引领下也轻轻飘起少年已经完全堕入了白衣少*妇的意念里如果他回过头就会现另一个自己依旧靠在古树下入睡!

少年的灵魂已被勾出了心窍!

那颗古树开始飘摇一张老头子的脸孔在主干间变得清晰他看着被亡灵掠去的灵魂经不住闭上了眼睛。

白衣少*妇牵着少年飘向西方的原始森林少*妇眯着眼睛喃喃道:“孩子天堂上没有战乱没有痛苦没有侵略我们又可以像此前那样团聚在一起那多么好一家人和和睦睦再也不分离”少*妇眼神暧昧抓着少年的手已全无皮肉白森森的指骨刺透了少年的手但少年一点疼痛知觉都没有他心中只剩下那被少*妇编织的“美梦”。

白衣少*妇带着少年飘向原始森林深处的一个山洞洞口旁竖立着一块陈旧裂痕四起的石碑石碑上刻着“亡灵窟”三个阴文!

“快到家了”白衣少*妇说着加快了度少年微张着双唇一种很压抑的感觉让他几乎透不过气他的心里只剩下“母亲”二字司空小茹的影子已越显得遥远与模糊。

“你是对我失望了还是对自己失望了?”少年脑海中响起司空小茹略带怒气的声音声音回荡在他脑中却仿佛有一双无形的黑手在试图毁灭着它。

“你是对我失望了还是对自己失望了?”少年紧皱着眉头脸色变得万分复杂他艰难地吐出了几个字:我…我想…离开。

白衣少*妇眼神一下变得狰狞眼窟里透着两股幽光但语气还是如此之平和与诱惑她对少年呵了口气说道:“孩子听话就快到家了世外桃源永生永世都享受快乐。”

“可是”少年眉头紧皱双唇不自觉地咬在一起双眼想睁开又使不上劲。

“快了就快到家了”白衣少*妇诱惑道“娘永远都会保护你没有人会欺负到你的。”

亡灵窟近在眼前!

此刻一个妙龄少女已在亡灵窟附近等候了半天淡蓝色花裳紧裹着少女别致的娇体一把古剑收在她身后。

这身打扮像极了那个为消灭炼妖而舍身的水芙蓉!

少女看着越来越接近的白衣少*妇笑了。

白衣少*妇心切完全不知道有人早已在她巢穴口设下了埋伏也难怪千百年来这森林就没有过人的气息有得都是死后投不了胎的亡灵!

白衣少*妇落到地面她轻声对少年说道:“孩子到了你的新家。”

“妖孽!”花裳少女走近平静地说道“去勾魂了?”

白衣少*妇愣了下她随即抓紧少年的手往洞中奔去洞口近在咫尺!

花裳少女娇声一喝:“圣忌出鞘。”古剑从剑鞘中飞出朝少*妇刺去剑光将周围都染上了明蓝色白衣少*妇扭过头看了眼圣忌剑她面部只剩下白骨两排残缺不齐的寒齿互咬得“吱吱”直响圣忌剑已经逼近白衣少*妇明知抓着少年的灵魂会让自己的度大为降低但她丝毫没有放手的迹象。

圣忌剑略微飞高呈九十度角斩向白衣少*妇白衣少*妇半身已没入洞中圣忌剑似闪电般刺入白衣少*妇抓着少年的手一阵挣扎一只白森森的骨手掉落在地少年的心门一下打开他看见了一个花裳少女站在不远处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忽地少年眼前又被黑暗代替。

白衣少*妇早已跑入洞中圣忌剑回旋片刻后飞回剑鞘中看着被勾走的灵魂飞向本尊红衣少女笑了。

花裳少女双手结印在洞口下了结界后走入了洞中洞中弥漫着一股股阴寒之气偶尔还夹杂着一丝妖气洞中阴森恐怖圣忌剑自己从剑鞘中飞出随着少女前行圣忌剑出的蓝光将洞中十米之内照得如同白昼满地的白骨白骨相互交叠着横竖在洞的四周少女本能地收住了脚步。

少女望了望视线不能及的洞窟深处也不知这洞窟深几许但从白骨的衣着上判断这洞至少存在上千年了先退出洞窟?明知有妖魔那定要让它受到惩罚这是她给予少女的意志!

少女迈开了步伐地下枯骨成叠少女踩着枯骨前行枯骨断裂出的碎身回荡在洞窟中……

不知过了多久少女又止住了脚步视线中已少了枯骨一条血红色的毛席呈现在少女眼前洞似乎已经到了尽头蓝光外已光丝可见少女遂收回圣忌剑踏上了毛席。

真是别有洞天少女一下置身在一个宽空的世界里洞窟外段的狭窄与这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白衣少*妇飘在半空中用哀怨的眼神看着少女在半空中还有一个摇篮少*妇怀中正抱着一个婴儿从少女的视线里只能看见少*妇怀中的襁褓少女环视着四周她看见石壁上错落有致地悬挂着诸多的细颈瓷瓶。

这细颈瓷瓶的作用就是困住人的灵魂!

圣忌剑在躁动剑身不停出幽鸣声。

少女盯着白衣少*妇叫道:“妖孽你究竟掠夺了多少人的灵魂!”

白衣少*妇左手抱着婴儿右手只剩下空荡荡的衣袖她望着怀中的婴儿自顾地说道:“孩子别怕我会保护你的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少女暗数了下细颈瓷瓶这一数可让她大惊至少过上千个每个瓶中束缚着一个灵魂那就是一千个灵魂!

“妖孽!”少女大叫了声“像你这种坏事做透的妖我绝不会给你转世投胎的机会!”

白衣少*妇温柔地看着少女惨笑道:“那孩子思念娘我思念孩子我给予他做为儿子理应享受的温暖这有何错!”

“还敢狡辩!”少女恼怒地指着周围的细颈瓷瓶喝道“这么多的灵魂被你据为己有这算哪门子的温暖!”

“这是他们的家”白衣少*妇眼神平和地说道“孩子迷途了我这个作娘的让他们找到回家的路我要给予他们我所能给的。”

“乱扯一通!看剑!”少女喝道圣忌剑早已按耐不住性子一听见主人的召唤就飞离出鞘化作一道蓝光刺向白衣少*妇。

白衣少*妇叫道:“伤害我可以千万不要伤害我的孩儿!”

圣忌剑冲向少*妇少*妇身形定在那里只用左手将婴儿放回半空中的摇篮里少*妇也明白今夜难逃此劫单是这把斩杀了上万只妖灵的圣忌剑已让少*妇无生路可寻!

圣忌剑刺穿白衣少*妇的胸口一股股妖气正从少*妇的伤口往外泄少*妇轻声哭泣着说道:“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为了生存我带着孩子来到这里但战争的阴霾也侵到了这里父老乡亲都惨遭毒手我也不能幸免还有…还有我的孩子他死得好惨好惨。”

“妖都该死!”少女叫道“圣忌解放那些受束缚的灵魂!”

白衣少*妇脸上显得万分的惊恐她失声叫道:“万万使不得那是窟内被杀死的乡亲们的灵魂常年的怨恨已经让他们变成厉灵了。”

少女听完大惊她原以为这是少*妇勾来的普通灵魂就算**不在了那也可以转世为人如果少*妇说的是真的那后果不堪设想!圣忌剑已出极强的光芒细颈瓷瓶纷纷现出裂痕黑气涌出果然是厉灵!

上千个细颈瓷瓶爆裂开洞窟上方集聚着黑气在黑气里无数的厉灵在哀嚎着白衣少*妇的躯体被黑气一笼罩就只剩下一件白衣缓缓飘下而那个摇篮还有那个孩子早已不知在何处。

少女脸上香汗湿腮她缓缓开口说道:“我以守护之名请圣忌剑遵守上人之意志赐我伏魔之圣光。”

原始森林死寂一片无数道刺眼的蓝光从亡灵窟内部穿过土层射向天际!

随后又是一片死寂。

—————————————————————————————————————

天乍亮楚一凡从噩梦中惊醒他歪头环视着四周依旧无恙只是梦吧?

楚一凡忽觉手腕疼痛难忍他看着自己的手腕不觉大惊一圈淤黑的抓痕还清晰可见这是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