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行小说网
繁体版

百鬼夜行第四十四章 林间·闲心野趣意悠然

百鬼夜行第四十四章 林间·闲心野趣意悠然

    “我说,你们这网子还能做的再小点吗?”月色如许,在山涧泉河上游的石边有人在低语“我若是往旁边摔偏了半分,可就真到地府去做无常了。”

    云苓一边听着玄芝抱怨,一边为他拍着身上的枯枝残叶“这整个山涧都用网子围住了,你还想如何?我这可用了最好的筋绳,即便从再高一些的地方坠下来,它仍可护你周全。”

    “费了不少银子吧?”玄芝一边坐下来一边打趣道“不过想来皇上也是不缺钱的。”

    云苓笑笑,说道“不过你还真是鬼点子多,怪不得你要我给你多带身衣服还要带只鸡呢,原来是做戏用的。”

    玄芝是笑了笑“做戏当然要做足。”

    “你把划破的衣服换了,我看看你可伤到哪里了。”青黛对玄芝道。

    “我觉得似是没什么大碍。”玄芝说着便将那已经被撕破的衣服换了下来。

    青黛坐在玄芝背后的石头上为他在后背上涂着药膏“幸好皇上派人找的这块岩壁平整且有树枝挡一挡,不然即便有筋绳护着,也不止这皮外伤了。”

    “这不有你呢?”玄芝回头看了看青黛“就知道你会来,我才敢真跳下来,不然我说什么也非爬上去不可了。”

    “就知道打趣!”青黛即便是这么说着,手上的力道却仍是轻柔。

    玄芝被伤药疼的是龇牙咧嘴,却不忘晃了晃手里已经断了气的公鸡说道“不得不说,这鸡红冠翠羽实在是好看的很,谁选的?”

    云苓笑笑“还能有谁?当然是颜大掌柜亲自选的,她想着有你在,便定是浪费不了的,特意挑了倾梦楼里最好的一只让我给你拿来了。”

    “嗯,是比寻常所见的公鸡好看许多,果然是朝颜的风格,什么都是喜欢好看的。”玄芝拎着那只鸡左看看右看看,笑道“这么好看的公鸡可不能浪费,咱们便来次山林野炊,学着那隐士吃顿叫花鸡如何?”

    云苓一边收拾随身的物品,一边笑道“叫花鸡是叫花子吃的,哪有隐士吃叫花鸡的?”

    玄芝换好衣服后,一手提着鸡,一手想帮云苓拿包袱,却被云苓拿手挡了下来“你看看你拿手上的鸡血,东西还是我自己拿着吧。”

    玄芝见状又想帮青黛提药箱,却也被青黛拒绝了,他委屈道“我不杀鸡,怎么将这局布的像一些?一会儿哪来的鸡肉吃?”

    他很无奈,但又不得不去河边将手上的鸡血洗干净,而后又赶紧追上云苓和青黛“我受伤了,你们慢点啊。”一边说着,一边还将云苓与青黛的行李背在了肩膀上。

    “夜枭他们呢?不是说夜枭也来了几个?”玄芝边走边问。

    “你和云苓下来的时候,我便让他们去取那绑在崖壁上的筋绳网了,”青黛缓缓道“我们来时便定好了汇合的地点,他们办完事就会来找我们。”

    玄芝听罢点点头便跟着云苓和青黛顺着河流往更上游的山谷深处走去。

    “繁缕果真会往下游去吗?”云苓亦有些不放心。

    玄芝笑笑“我将那来时的旧衣服扯出几块碎步扔在那河中裸露的石边,繁缕刚从山上跑下来定是神情恍惚,见到地上有血便会觉得我凶多吉少,再看到河中有我的衣物,便定会认为我被河水冲走,那么方向便一定是在下游。”

    “你们在无常司不是在行事时有反其道而行之的道理?”青黛接话道。

    “话虽如此,但从我坠入山谷的一刻,繁缕心中便一定觉得我凶多吉少,如此一来,后面的做法定是顺着那想法来的,因此,她肯定会去下游寻我。”玄芝道。

    云苓和青黛点了点头。

    玄芝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问道“对了,这条河的下游你们可曾看过?”

    “下游是比你坠下来的悬崖更高的所在,河水自那里倾泻而下,好生壮观。”云苓回道。

    “那繁缕见到那般景色,还不懊恼的想要跳下去?”青黛道。

    玄芝摇摇头“她不会的。”

    “怎么说?”云苓问道。

    “那断崖生莲可是我拿命换来的,她若是寻了死,岂不是更对我不起?再说,我的剑和马都在她那里,无论如何她都是要带回去给玉竹个交代的。”玄芝笑着说道。

    青黛点点头“想得很是周全。”

    他们闲聊着,那落脚的地方便也在不觉间到了。

    “你们特意盖的屋子?”玄芝走过去看着那间掩在林间的小木屋问道。

    “这是守林人的临时落脚点,”青黛解释道“我们在这里歇息,若是遇到别人便说是来采药,永安城里的人应是都见过我的,这样一来以免被别人看出破绽。”

    玄芝点点头,在周围寻了棵大些的梧桐树,他趁云苓和青黛收拾木屋的空当便翻身上树摘了几片硕大的梧桐叶下来。

    “玄芝你干嘛呢!”云苓见玄芝身上带伤又爬上了树,因怕引来人所以只能低声的唤他“快些下来!”

    玄芝听罢便几步跳下树来“我怕弄得一地鸡毛,到时候再被别人看出来就不好了。”

    云苓将梧桐叶子从玄芝手里拿出,细细铺在地上“你想要什么同我讲便是,不就是梧桐叶子?我又不是不能摘。”

    玄芝没说什么,只是笑笑。

    待玄芝将鸡剖好洗净,青黛便从药箱里拿出些草药和香料递给玄芝,玄芝见了很是高兴“这样烧出来的鸡就更香了!”

    “咱们这般放肆,可别把繁缕招来啊。”云苓有些放心不下。

    “放心,”玄芝一边将香料和草药塞进鸡肚里一边说道“繁缕一个女子,独自一人在山野中定是害怕的,所以她即便想找我,也不会耽搁太久,而是会赶紧回无常司找救兵来,可她不知道玉竹早已知晓我们的计策,待无常司的人马到了,我们早就走得没影了,所以,一切放心便好。”

    玄芝借着月色刚把鸡裹了叶子和香泥,夜枭手里拿着筋绳网也赶到了。

    “我说你们来的真是时候,鸡都快烤好了你们才来。”玄芝一边说着一边准备点火。

    其中一个夜枭笑笑,将绳网放置一旁,走过去接过玄芝手里的木柴道“你定是不会弄这个,我来吧。”

    玄芝也不推脱,便站起身,拿了匕首开始削身边的一截树枝,他也递给另一个夜枭一根道“你削这根,一会儿咱俩去河边逮鱼去。”

    夜枭摇摇头笑着接过树枝“你还是喜欢玩这些。”

    “山林野趣,悠闲自在。”玄芝一边削一边说道“对了,你们来时可有见到繁缕?”

    削树枝的夜枭道“她一直在寻你,我们怕被发现了便一直等她走了才下了悬崖,她失魂落魄的样子,牵着那两匹马往山下走了。”

    玄芝点点头“那便好。”他看着悬在空中的月,思索了片刻,说道“我虽同繁缕走了几日,但只是我带着她绕圈子罢了,从此地到往无常司也就是半天的功夫,想必现在刚刚到了无常司,待无常司的人马赶过来时便已天明,我们天亮之前离开此地便可。”

    众人点头应了后,便各自忙着手里的活计,生火的生火,打扫的打扫,趁着这忙中偷闲的时光,享受来之不易的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