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行小说网
繁体版

纨绔无双第四十五章 还不错与很不错

纨绔无双第四十五章 还不错与很不错

    目光聚集会有压力,尤其是在你做错了事情之后,这份压力就会被无限放大。

    李休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的人,但面对这些探询他的眼皮也是微微一跳。

    戏谑,荒州与妖族的强者如此看着李休,谈不上讥讽,凭借他们的身份自然不会去讥讽一个后辈,哪怕这个后辈在刚刚让他们丢尽了脸。

    书院的教习们眼中则是带着询问和担忧,还有一丝急迫。

    这么大的苍石如今毁了,而且又关乎着书海的入口,要说不生气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但他们却没有要责怪的意思。

    天之骄子嘛!不弄坏点东西怎么配得上自己天之骄子的名声?

    随着李休的沉默,书录院里的气氛开始变得安静下来,陈知墨仍旧在昏迷当中,看样子没有一段时间的休养很难痊愈。

    “我看到了那根线。”

    许久过后,当越来越多的人赶到书录院外侧的时候,李休的声音突然响起。

    那些聚焦在他身上的眼神并没有发生变化,凭借他的天赋想要看到那条线自然再简单不过,若是看不到反倒是奇怪了。

    “我想切断那根线。”

    他继续说道。

    不少书院教习的眼神略微发生了变化,那些荒州之人和妖族可能并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然后我将剑意聚集到了指尖,那根线就真的被我斩断了。”

    “不可能!”

    胡须教习发出一声大喊,有些失礼,也有些不敢相信。

    如果那根线真的这么容易被斩断的话这么多年早都断了,何必要等到今天?

    而且李休说他在苍石之内凝聚剑意,要知道苍石之内可是绝对隔绝外界的,他竟然能够在石碑之内凝聚剑意?

    而且还真的斩断了那条线。

    梁秋此刻苍白的脸色已经缓和下来,面露恍然,原来之前李休坐在苍石之下伸出手指的举动竟然是这个意思。

    只是凭他一个区区三境的实力又怎么会斩的断那道线?

    诸多教习对视着,彼此的脸上都有着不解之色,但事实却又毫无悬念的摆在眼前,苍石破碎,书录院狼藉一片。

    通往书海的通道坍塌,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人可以进入书海寻求机缘,对于书院来说这是天大的损失。

    如果不是可以确定无疑李休身份的话,这些人还真以为李休是别的地方派过来的奸细。

    “你为什么想要斩断那条线?”

    陈先生看着他,轻声问道。

    “心血来潮。”

    他回答道。

    这样的回答很敷衍,但说这话的人是李休,就很可信。

    于是周围没有人再出声询问,就是陈先生也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卷起陈知墨离开了书录院。

    胡须教习跟着离开,看背影有些失魂落魄,这位世子殿下还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上次毁掉了诸天册,现在又毁掉了苍石,下一次又会是哪里?

    看来从今以后书院当中的课程应该添上一项禁止破坏公务,损毁公共设施。

    违者罚款,罚很多款。

    “不愧是书院弟子,很精彩,的确很精彩。”

    有人拍了拍手,声音淡淡响起,然后哈哈大笑着走出了书录院。

    能够看上一场书院的热闹,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心血来潮,你还不错。”

    苏声晚拍了拍李休的肩膀,语气有些夸赞,脸上也是眉飞色舞。

    他生平行事最是不拘一格,对于李休这样因为心血来潮而毁掉苍石的人很欣赏。

    特别欣赏。

    “只是这代价未免有些太大了。”

    他砸了咂嘴,双手背在腰后,翻墙离开了此处。

    “死鸭子嘴硬。”

    李休横了一眼他的背影,心中默默想道。

    刚刚书录院出事的时候第一个跑过来的就是他苏声晚,那惊慌失措的眼神和动作,就差没把梁秋捧在手里了。

    现在离开的时候却看也不看一眼梁秋。

    这很滑稽。

    “他还不错。”

    李休有些突兀的说道。

    此刻的院中就剩下了他与梁秋,这句话自然不是对空气说的。

    “嗯!”

    梁秋轻轻地点了点头,白色的衣裙上还沾染着些许的灰尘,看起来有些脏兮兮的。

    声音却很温柔。

    说不出的宁静。

    “你要去哪里?”

    她看着李休,问了问。

    李休沉默了片刻,有些无奈。

    书海里的机缘无数,进入其中最差也能够巩固境界让自身的实力更上一层楼,这样的地方就相当于传说中的洞天福地,他自然是想去的。

    但如今书海通道已经毁了,他进不去,便只能在外界安静等着,等待着七日的时间过去,他现在开始体会到了陈知墨的心情。

    这很无聊。

    “我去后山转转,这些日子有太多的事碰到一起,我有些累!”

    李休的声音很轻,也很小。

    “真的很累。”

    淡淡的话语声随着微风消散在了书录院的上空,他推开院门走了出去,一言不发的向着后山行走。

    徐盈秀从一开始便回到了李休所在的院子休息,她这一路来回奔波,也算不上好受,如今安定下来自然要好好地休息休息,

    梁秋没有离去,原本离开的那些教习们也走了回来,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扫帚和工具,开始打扫起了狼狈不堪的书录院。

    别居之内,陈知墨安静地躺在床上,呼吸开始均匀起来,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了崭新的一套,内里裹着白布轻轻地包扎着他的伤口。

    鲜血已经不在流淌,他很强,苍石爆炸的强大波动游野境内能够挡的住的人屈指可数,魂武神三修的陈知墨是其中之一。

    陈先生窗边静静看着外面的风景,任何时候的梅岭都很好看,这样的风景似乎永远也不会看腻。

    苏声晚坐在窗沿上,一只脚耷拉着地面。

    “你觉得怎么样?”

    陈先生微笑着,他脸上似乎一直都挂着淡淡的笑容,给人一种和蔼可亲的感觉。

    “还不错。”

    苏声晚说道。

    “能让你说还不错那就一定很不错。”

    陈先生道。

    能够得到苏声晚的评价这可不是一件容易办到的事情。

    “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做了这么多了不起的事情,当然不错。”

    苏声晚在今日并没有吝啬自己的夸赞,他在茶前录上看过李休的事迹,从携风雪入京都,到书院对弈最后去塞北,三古之地,雪原,小南桥。

    这短短不到一年的经历却比常人几十年还要丰富。

    这当然称得上是很了不起的事情。

    “但也只是还不错而已。”

    苏声晚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说道:“论起武道天赋他不如子非,不如陈知墨,不如我,如果不能做出改变那就只能是还不错,不能是很不错。”

    “能够肩扛整个国家,这很难做到,但他做的还不错,虽然以身殉国的举动在我看来很蠢。”

    他这话无疑是在说李休用自己的性命做赌注破开了千里冰封。

    “他的命比小南桥值钱。”

    苏声晚看着陈先生的双眼,认真道。

    “如果他自己不能懂得与正视这一点,那么永远都只能是还不错。”

    这话很狂妄,也很目无家国,但出自苏声晚的口中,联想到他那副浪荡的性子也就觉得没什么了。

    陈先生不置可否,笑着道:“无论一个人的身份有多高,只要他做了自己认为值得的事情这就很不错,而且最后他也赌赢了不是吗?”

    的确,但从结果上来看这的确是小南桥几十年里都打不出来的胜仗。

    “您应该知道,若不是子非最后破关而出,小南桥是一定会破的,李休即便破了千里冰封那些军士最后还是会死。”

    陈先生摇了摇头:“这就是赌博,不是吗?”

    这的确是一场豪赌。

    苏声晚不再说话,二人的视线透过窗外看着院子里的小水池,眼中有着各自的情绪,却不在说话。

    陈知墨仍然没有醒过来,他已经昏迷三天了。

    李休在后山陈知墨的小屋门口安静坐着,对着眼前的竹林发着呆,这三天他都是坐在这里,很少会有所动作,感到累了就会换个姿势。

    这很无聊。

    书海当中陆续有人走了出来,他们大多数都得到了三色机缘,凭借他们的实力想要继续往深海或是死海之内行走很困难,索性就走了出来。

    然后就得到了苍石破裂通道坍塌的消息,荒州与妖族的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也有部分人会面带惋惜,无论怎么说书海是一个

    好地方,若是从今以后 进不去了那才是真的难受。

    书院弟子们则是一个个宛若雷击一般呆立当场,满脸的难以置信。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打碎石碑的人是李休,威望很高,不至于被人找上门来揍一顿。

    一滴水从天而降落在了竹叶上滑到了李休的额头,他抬起手指轻轻地摸了摸,然后仰头看着天上。

    然后第二滴水落在了他的脸上。

    这不是水滴,而是雨滴。

    夏天已经快要过去,这一场雨不算大,却像是在欢送夏天,迎接秋天。

    李休站起了身子手中出现了一把纸伞,浣熊懒洋洋的趴在木屋之中对着他挥了挥小爪子。

    那是懒得动的意思。

    李休没有理它撑起纸伞穿过了竹林走进了后山当中,他很少自己拿伞。

    从前在听雪楼的时候有很多人替他撑伞,从来不会担心雨雪会落在身上。

    来到长安之后也有乔三爷,徐盈秀以及梁小刀为他打伞。

    只是现在没有人在他身旁,雨下的不是很大,伞还是要自己来打。

    竹林会有淡淡的香味,真的很淡,比梅花还要淡。

    李休最喜欢的三样东西,梅岭,竹林,海棠树。

    他对这三种总会有特殊的情结,没来由的情结。

    后山的风景还不错,远远可以看见自己的大黑马正在追一只兔子,遥远处似乎还有一个黑点,看起来像是一头黑熊。

    如果李一南在这里一定会追上去。

    李休却只是轻轻地瞥了一眼然后继续向前走,直到来到了那个小池塘的旁边方才停下脚步。

    这就是那个传闻住着一条龙的池塘,他上次来过,什么都没有,传闻很多都是虚构出来的。

    如果不想修行,那么钓鱼一定是一个不错的爱好,尤其是他准备用来打发时间,顺便钓两条大鱼拿回去给陈知墨补补身子。

    从纳戒当中拿出一把鱼竿,这是从小南桥顺回来的,据说是陈老将军最爱的一把钓竿,很结实。

    钓个几十万斤完全不在话下。

    这么屁股大小的池塘自然也不在话下。

    完全没有大材小用的舍不得,李休挂上诱饵便直接将鱼钩甩进了池塘,沉下了水面,黄绿色的鱼漂浮在水面。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这里就像是一汪死水,没有半点波动,鱼漂一动不曾动过。

    钓鱼是一件需要耐心的事情,李休认为自己的耐心很好,但从早上坐到了晚上,月亮高高的挂在天上,就连稀稀拉拉的小雨都已经停止不在落下,眼前却没有出现丁点鱼儿打算上钩的意思。

    这就很不寻常。

    要么里面没鱼,要么他的鱼饵没有诱惑力。

    想到这里他的双眼在瞬息之间变得漆黑一片,目光透过水面看向了下方,然后确定了自己鱼饵没有诱惑力这一事实。

    将鱼竿收回,李休的目光四下打量了起来,回去找人实在是太过麻烦,倒不如就进取材,后山也在梅岭之内,常年受到书院的滋润山里的动物都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异向着妖兽或是灵兽的方向生长。

    这座池塘里面的鱼一定也已经发生了变异,有了一定的智慧,因此瞧不上这普通的鱼饵,想要钓到大鱼就要找到出其不意的东西。

    环顾四周许久之后,李休的视线最终定格在了水面上漂浮的一个绿叶上面。

    在那里趴着一条小蛇,一条很细很短的小白蛇,似乎还长着爪子。

    看起来就像是大号的蚯蚓。

    “普通蚯蚓钓普通鱼,变异蚯蚓钓变异鱼,这很搭配。”

    李休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将手探出,淡淡的灵气蔓延而出卷起了小白蛇的身子被他握到了掌心之中。

    四只小爪子似乎动了动,脑袋也跟着晃了晃,看样子睡得很熟。

    李休摇了摇手掌,将小蛇的嘴巴掰开然后挂到了鱼钩上。

    小白蛇的眼睛在一瞬间睁的大大的,圆滚滚的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李休将手掌在衣服上随意的蹭了蹭,用力的甩了甩鱼竿,鱼钩挂着鱼线在空中扬起一道美丽的弧线然后落进了水里。

    “咕噜咕噜!”

    “咕噜咕噜!”

    水面上冒着气泡。

    ......

    ......

    ……

    ps:生病了,浑身无力虚弱不堪,唉,希望明天可以好一些